觀念平臺-企業如何爲世紀經濟難題找解方

觀念平臺-企業如何爲世紀經濟難題找解方

企業家若是憑着良心經營事業,賺錢本不是什麼見不得人的事,因爲經營事業獲利本爲天經地義的,只是這個時代的辛苦人太多了。追求獲利的過程中,若犧牲了環境與生態的永續、勞工的權益或福利,自不可取!但是,企業家精神中的承擔風險與承受壓力乃是經營事業者的日常,往往非一般受薪階級所能體會,臺灣企業家獲得的超額報酬又不若美國完全資本主義社會那麼驚人,臺灣社會近年來卻隨着似是而非的國際論述、或隱或現地表達「仇富」的心態,加上政客刻意操作,整體而言並非健康的發展。

1986年諾貝爾經濟得主Milton Friedman認爲企業組織對社會最大要負的責任就是獲利,引此,不在獲利雷達圖上出現的規劃都屬不務正業。1990年代,全球正在持續擴張的酒酣耳熱中,Friedman的「諍言」也在諾貝爾獎的光芒中持續引領社會大衆對此一課題的風向,然而,對於社會責任的重視卻悄悄轉向。進入新的千禧,由中國紅利帶動的全球化進程出現了微妙的變化,尤其2008年金融海嘯後,新型態的經濟秩序對於可持續(Sustainable)與社會(Social)面向的經營績效日益重視,近年國際投資法人對於ESG的揭露極其重視,由資本市場驅動公司致力邁向更高境界,也呼應筆者三年前「創實」一書中所楬櫫的新策略7S中的兩道考題。從總體面而言,各種努力似乎也在朝向聯合國2015年發佈的2030可持續發展目標(Sustainable Development Goals)校準(雖然進度與成效有如牛步)。種種跡象都顯示即將邁入第21世紀第三個十年的企業家精神,需要關照的層面更廣泛了。

伴隨着不均的詮釋(無論真僞),社會接受(Socially Acceptable)成爲網路時代中的判準依據,公關化或小編化取代沉默的大衆成爲偏誤的主流卻不見得真實的感知。緊接着企業社會責任,大學社會責任與社會企業近年來得到高度關注,彷彿把左派的分配正義與右派的市場誘因加起來除以二就會得到「中道」似的,成爲修復資本主義缺陷、或恢復社會主義公平的利器。然,正確的心態纔是關鍵,否則只會淪爲假道學的美麗裝飾。當前許多魚目混珠的「社會企業」把原本立意良好的設想稀釋爲社會的不良資產,玷污了真正有心投入、有所作爲的社會企業之品牌形象。公關化的企業社會形象只會混淆善盡社會公民的起心動念,或壓縮企業真正投入社會關懷的力度,相信我們的下一代對於僞君子與真小人之間,具備更敏銳的判斷力與更強烈的評價。

利己獲利的追求並不可恥;利他公義的追求也不見得高大上;人性尊貴與卑賤的差異只存乎於心,除了當事人,外人實在難以置喙。不過,當社會接受的價值日益重視社會責任時,企業家順勢致力於社會績效的提升已不是一則道德考題,而是經管考題,必經許多實證研究都發現,關注ESG的企業在財務表現上也遠超越其同儕廠商。

投資社會優勢,一如其他的投資計劃,需要對於前提、邏輯與收益都提出妥善的解釋,其中收益部分應提出更廣泛的利害關係人評估,倘若「利」之所趨是計天下利,就請經營者勇敢、大聲地說出來吧!反觀那些建構在利害關係人的良善基礎上所進行社會優勢的套利,將經不起時間考驗的魚目混珠,被埋葬在社會接受的廢墟中。

無論個體面的ESG或總體面的SDG,真實面對人類的挑戰、開創共同的未來,將會義利兼容、名利雙收。

龙少的小白甜妻

前波兰驻台外交官被指性侵 外交部:不具外交豁免权

全国首个模拟验证机场在成都开工 为何要建一座“不起降飞机”的机场

林右昌本周訪侯友宜談社子島開發 避免交通淪內科第二

影/南投國際撐竿跳賽 日本女鳥人帥氣跳過4米36封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