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門導演江鬆長拚奧斯卡小金人 抗煞英雄老爸江英隆這樣說

金門導演江鬆長拚奧斯卡小金人 抗煞英雄老爸江英隆這樣說

紀錄片「金門」入圍奧斯卡最佳紀錄短片獎,導演江鬆長與父親江英隆、母親賴幼玲去年遊葡萄牙時合影。圖/賴幼玲提供

富邦金 三金鸡旺获利

農家異能棄婦 小說
扎库的地牢

第96屆奧斯卡金像獎頒獎典禮於臺灣時間3月11日上午8時舉行,今年臺灣紀錄片「金門」入圍最佳紀錄短片獎。導演江鬆長利用金門地理位置,溫柔地以說故事的形式,讓世界更瞭解臺灣。是否得獎,即將揭曉,全民集氣,希望這位臺灣導演能夠拿下小金人。

「金門」一開始,江鬆長從父親帶全家去金門旅遊談起,年輕時在金門當兵的江爸爸江英隆曾任高雄市衛生局長、前衛生署疾管局副局長。江英隆對兒子人圍奧斯卡非常欣喜,當年也支持江鬆長從Apple工程師轉行投入影像工作,但告訴兒子,「如果混不下去,就要回老本行養活自己。」

江英隆在2003年全民對抗SARS時,曾擔任新聞發言人,老部屬和朋友看到他出現在紀錄片中,非常驚喜。江英隆在兒子慫恿下去金門遊玩,他說當時不知道兒子要拍此片,因爲每次家族出遊,江鬆長均會拍照或錄影留念,這一次金門行只是帶兒子去看看年輕時當兵的駐防地點。

許多人以爲江鬆長是「ABC(美國出生華人)」,有人還特別標註他是美籍臺裔導演,但江鬆長受訪時強調,「我就是臺灣人,在臺灣出生、長大。」

雙重戀愛

江英隆說,江鬆長從小資質聰明,喜歡閱讀,興趣廣泛,對天文歷史地理文學到藝術均有涉獵,曾在國小時獲全省閱讀比賽第二名,高雄市高中聯考全市第二名,十五歲後纔到美國讀書,現在定居臺灣。

「金門」的英文片名爲「Island in Between」,描寫金門人的日常,也用外地人視角看當地生活,用一個比較不同的角度,讓全世界認識臺灣。

Ionex好市成三购车省很大

片中提及江英隆抽中了在金門服兵伇,當時是1968年,兩岸情勢緊張,江鬆長的奶奶也曾經擔心在兒子在前線當兵的風險。

唐凤:媒体议价方式 一个月内明朗

雖然是五十多年前的事情,江英隆對當兵生活記憶猶新,當時對岸對金門實施單日打、雙日不打。他說,單日打的雖是宣傳彈,仍會傷害人畜房舍,所以仍需小心防備,並仔細聽子彈飛來的聲音,判定是否要躲避,這種經歷令人強烈感受到對炮彈的不安。

超 品 小 農民

對岸還會有水鬼來摸哨,江英隆說,爲了防備,每天晚上營區皆有不同的口令,當衛兵發現有人,他會先問口令,如果答錯者,就會被射殺。答錯口令就送命,這件事在現在聽起來像是江湖傳說,卻是江英隆在金門時的親身經歷。

中共情报员之子携手王家卫 如何掀起「繁花」最热话题?

時過境遷,如今金門已無當日的肅殺。這次去金門旅遊,江英隆發現金門已經現代化,全無戰爭氣氛,軍人人數很少,他服役時金門駐軍約10萬人,對金門商家很有幫助,現在駐軍僅約3000人左右,現在金門的商家反而比較難做。

不過,江英隆認爲,金門可積極發展成現代及戰地特色的旅遊,因爲以前金門是戰地,很多留下的戰備設施,如翟山坑道、馬山觀測所及馬山播音站、北山播音牆、太武山擎天廳、花岡石醫院等,都極具特色。

正值兩岸在金廈海域爭議升溫之際,江鬆長溫柔地以不同角度談臺灣與中、美的關係。江英隆看待兒子作品,他說一般紀錄片以問答式居多,「金門」以江鬆長本人感受,穿插當地住民心聲來呈現,用語客觀,完全看不出政治色彩。

教宗:烏克蘭應勇敢「舉白旗」 透過談判終結戰爭

「金門」是繼「臥虎藏龍」奪得最佳外語片、「陽光普照」進入最佳國際影片十五強後,臺灣再度問鼎奧斯卡的作品,全民關注與期待。但不論江鬆長是否得獎,老爸江英隆都認爲,獲得奧斯卡紀錄片提名,是對兒子投入影像工作的肯定。